返回文章

深坑山坡上的老宅花園!生活美學家黃禹銘在新北郊區造出自然系綠意屋宅

三層樓的獨棟住宅,一樓被大片落地窗包覆,院子綠意透過光線映照室內,二樓臥室開窗正好可聞樹上花香,頂樓是空中花園。問黃禹銘是如何把這麼多植物放進家中,他搖搖頭,是他把家放進植栽之中。


安安靜靜地住進自然 

5年前,黃禹銘下了一個決定,他不要再住在城市。


因為喜愛植物,黃禹銘才有了伊日生活,以及一系列以植物為基礎的芳香保養品牌。他依稀記得,小時候就不顧家人反對,在房間擺了一棵大樹;28歲買的第一間房子,權狀僅13坪,仍放滿大大小小的室內植栽。每個禮拜,他都會把盆栽抱到浴室,幫葉片洗澡,和它們說話,問它們最近過得好不好。第二間位在景美的家,儘管每一扇窗打開,植物都伸手可及,但他仍覺得不夠,再加上管委會為方便管理,一棵棵大樹紛紛遭到砍伐。因此他決心搬離城市,先在淡水靠近復興崗的山區落腳,考慮到交通時間過長,又尋覓了這棟位在深坑小山坡上的老宅。




植物先來,我家後到

「我第一眼看到這裡,喜歡的是對面那間。」他向外一指,兩層樓的斑駁殘垣,久無人居而爬滿了蔓性植物,當時正值夏天,整個屋子都是綠色的。但考慮到裝修困難,要住在那裡可是件大工程,「好,我就買你對面,整天看著你。」除了對面景致的誘因,現今這棟屋子,屋前本就有一排龍柏,抬頭可見兩棵大王椰子,還有老柚子樹、芒果樹等等,讓鍾愛老樹、果樹的他,看完就立刻跟仲介確認。


2017年看屋、2018年裝潢,直到2019年初他才住進這裡。「與其說我把植物放進家裡,我覺得我比較像是把家放到自然裡,安安靜靜地進入這個環境,不打擾原有的生態系。」他認為,凡事都有先來後到,屋子本身已有38年歷史,以柚子樹的樹幹直徑來看,少說也有50年以上,大王椰子更是很久之前就已經存在。




「現在大家在談到底什麼是對環境友善,我覺得就是可以再利用就利用。」當時許多朋友都建議他打掉重建,畢竟老屋維護不易,但他甘願花一年裝潢,保留屋子的結構,少數的更動,就是將車庫改成大門,在後院加了180度採光的玻璃屋、頂樓布置成花園。


孩子們比我想像得更堅強

不過屋子位處山坡的凹槽,濕度非常高,日照時間僅約1.5個小時,後院當初除了姑婆芋之外,其他植物幾乎都難以生存。他笑說,曾有園藝師朋友來家裡看過,直言這裡種什麼都不會活,但他不相信,上網做了一番功課,尋找耐濕且少日照的植栽。「我後面這一排植物,幾乎都是很辛苦地活下來。」他依序介紹,有和香水樹依蘭是近親的鷹爪花,它是蔓性植物,希望讓它慢慢攀到二樓的圍欄;還有白雪、含笑、荷花玉蘭、杜英、莎梨、桂花、華八仙等等,「華八仙又叫中國繡球,它是梅花鹿最愛的食物,根則是拿來治瘧疾,我很喜歡研究這些一般人認為沒什麼必要的知識,但對我來說是很有趣的。」


黃禹銘把植物當成自己的孩子,過度保護不一定好,有時它比自己想像得更堅強。室內維持一個禮拜澆一次水,也因為剛好位處潮濕地帶,有時忘了關氣窗,下班回家整屋子都是霧,植物就浸透在這樣的雲霧之中。戶外除了夏天需要補水,幾乎都是天生天養。現在春天來臨,毛毛蟲開始冒出,很多人勸他噴辣椒水、苦茶油,但他沒有這麼做,因為他相信自然與植物的機制,看到毛毛蟲啃食葉子,會和植物說:「你加油喔。」




植物的逆境與順境,有時並非人類所想,他看著院子裡心愛的莎梨,突然冒出一句:「為什麼它現在又長出新葉子呢?」原來,3個月前莎梨的羽葉茂盛,但在冬天理當全葉掉光。他推測,現今又長了新葉,固然可能是氣候異常導致,但也可能是植物自覺生命受到威脅,所以拚命開花結果,目的是想要傳宗接代。


文|張以潔 攝影|張國耀

(完整內容請見《LaVie》2020年3月號)

最新文章

更多精彩文章

你也有興趣的文章

看更多 More +

photo1 /5

photo2 /5

photo3 /5

photo4 /5

photo5 /5